magger

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让我这个理科生肝文...我妈妈都没有这么对过我

本来只想摸一个塞妹练手 回过神来就()

【赛柚】天仙子

 晴朗的夏日与葱翠的森林,在山于湖泊的呼吸中,眼眸后与瞳孔前的焦距中,无一不弥散着充斥着令人愉悦的芳香因子。光送斑驳叶隙间投过,将在空气中歌唱的风儿加温,散落在倚着合抱之木小憩的钴蓝发色少女的面颊上。


 “嚓.嚓”清脆并富有规律的跫音于山崖的一侧响起。也正是打破这片宁静的祸首。

  钴蓝发少女被这脚步声打破了梦境,勉强被睁开的碧色双眸为细密的睫毛所掩盖,日光的余温全部置于其上。模糊的意识使她就想这么再睡过去的时候,却被一个小小的声影所挡住了投向她身上的阳光。

  察觉到环境异样的她再次睁开双眸,视线恰好与逆光站在她面前的女孩交汇。女孩清澈明亮的海色双眸如流水般无瑕,久远的飞鸟翅梢所划过的天空般湛蓝美妙。这双眼眸所蕴含着的甜蜜感情,只流入少女惊讶的心,又像具有魔力的蓝宝石般倾注着芬芳,让少女无法移开视线。

  “请…请问!“让少女所回过神来的,是这个蓝眸女孩因为紧张而发颤的语调。“你看的见我?”钴蓝发少女突然的发问打断了女孩正想说的话语。思维骤然停滞,女孩有些不知所措的回应:“啊?嗯。”

  碧色的双眸开始转动,目光在空气中流转,粉色的连衣裙与红宝石手镯,樱色双马尾与花朵发饰及置于身后的小盒子。看来是人类的孩子啊。

  想到这,少女移开视线,嘴角上挑了一个难以察觉的苦涩弧度,轻轻哼笑一声从草地上站起,绕过女孩径直走向和式木屋。


  反应过来的女孩,下意识的转身拉住少女的袖口,这个有些落寞的蓝色背影也因此而停滞。只有短暂的几秒,在女孩整理要说的话语期间,少女的眼眸中晃过了不知融合了多少春秋所带来的悲伤与浅浅的自嘲。像是下决心的一般的少女,小幅度的甩了甩头,在女孩开口前,使劲的一挥臂膀,使衣袖从女孩的手中脱离。

  少女直视着木屋,向前的步伐继续被迈出,并不打算回头,开口道:“大人们叫你来取药的吧,我不会给的,你回去吧。”尽为压抑着感情的声调,被继续的步伐与在茵风中晃动的钴蓝发丝,就算有光斑涂抹于其梢端,依旧未能将这孤独感减少分毫。

  另一个步伐在此被迈开,与草地接触的沙沙声和风在树木间跳跃的声响相融合,并在少女再次被拉住时静下。

  回眸的少女将目光落在又抓住自己衣袖的女孩身上,视线再次交汇的瞬间,两人之间所容纳的空气似乎都被加温。抢在少女开口前,女孩抢先发话:“我不是过来朝你要东西的!”明显因为紧张而发颤的语调,与清亮的眼眸中所摇曳的坚定,使本想说出伤人的话来赶走女孩的少女再次停滞,晃动的瞳孔中只剩下显而易见的惊愕。

  “你不是被大人们叫来取药的?”少女嚅嗫着嘴唇,重新确认。女孩点了点头,松开少女的衣袖,双手举起精致的糕点盒,置于少女的眼前。“这个,爸爸叫我给你的!“转过身来的少女伸出双手,有些发颤的接下盒子。

  盯着完全落入自己手中的盒子,不解与迷茫几乎要从少女的眼眸中溢出,重新抬起视线的少女,目光转向女孩。而对面的女孩将双手反扣在背后,眨了眨海色的双眸后,摆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吹起的微风与被拂动的发丝,树叶的不定向摇摆与花朵所挥洒的芳香,女孩这甜蜜的笑容如海鸥所鸣唱过的海洋般芬芳而恣意,像带来幸福的清风般,透过少女的眼眸,直接闯入这冷漠心灵的深处,将黑暗的部分翻搅。

  一个短暂的停滞,两人之间只剩下树与风的喧闹声,与女孩的笑容所留下的无限暖意。但最先打破这片宁静的,却是这个女孩离开的脚步声,完成任务的她未说多余的话,小跑着踏上来时的路途。回神过来的少女,抬起双眸时,那个粉红色的身影已经靠近了正门口。

  身体向女孩的方向微倾,不由自主的踏出一个拉近距离的步伐,少女深呼吸一口,用着所能承受的最大声音大喊:“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后的女孩带着疑惑的表情转过身,在原地继续着跑步的动作,随后理解了语意的她就用甜蜜的笑颜代替了不解,双手交叉为环状放在面前,用着与少女相同的音量,女孩也同样大喊:”柚子!柊柚子!“故意在姓与名之间加入的小小停顿,无一不令人愉悦的高扬语调,如带来幸福的天使一般的女孩伸直手臂挥了挥手,以一句充满喜悦的“再见啦!妖精小姐!”为收尾,离开了这座木屋。

  “再见…”像是下意识的回应一般,伫在原地的少女也轻轻的挥动了手臂,嘴角也扬起了一个不被任何人所发觉的弧度。“还能再见到你吗..柚子。”少女嚅嗫出声。


加个特效会不会看起来比较高大上(...

我柚怎么这么可爱 鬼计怎么这么可爱(死循环)


【赛柚赛】预定计划外的对视与强迫对视

双柚你怕不怕!

傻白甜你怕不怕!

感情大戏你怕不怕!【不

 

伴随着落日残阳的光影将桌角染红的一刻起,那些早已掐算好时间点的男孩子们在宣告着下课的广播铃声响起的一霎冲出教室。随之而来的是几乎湮灭过存在的所有声响的并以整个教学楼为范围响起的跫音。

 

短短数十秒过后的偌大空荡教室中只剩下两道倩影。其中一个紫发的女孩先将目光从课本移开,随后屈曲着一直臂膀向后大幅度拉伸了自己富有曲线的腰肢。也就是伸懒腰。接着活动一下脊椎后用包含氤氲的双眸望向身旁的女孩。

 

“走,柚子,去..”双目定睛之时。夕阳的余辉已经穿透橱窗与玻璃,给她左侧的那位粉发少女抹上一层细如磷脂的殷红。伴随着她带有笑意的睡颜,胸腔在紧贴着肌肤的校服包裹下一起一伏。若丝气游般微小的喘息声此时在赛瑞娜耳畔无止境的扩展着,如同被音姬双手律动的锦瑟,叩响着面前拥有同样容颜的少女。

 

赛瑞娜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什么叫做画面太美(褒义),美如画(褒义)。就像看见了自己场上没有素材的酸石泥人变成了我我我妹妹一样…

 

为刚才自己一刹的失神而感到尴尬的少女故作严肃的咳了一声,虽想要伸出双手将柚子摇醒。但在接触到肌肤的一霎之前就由逆流着光影的指梢开始停顿。赛瑞娜略带些哭笑的收回了双手。果然还是狠不下心来打扰面前这个熟睡的美人啊。

 

但只是碰一下,就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这样鼓舞自己的她再次将右手伸向充盈着笑容的面颊。指梢在桃红色的额发中划过,将覆盖着睫毛的发丝拨弄到一侧。总感觉有些不满足的她,早已被面前这位名为佟柚子的少女喜爱所充斥。便在理智传达到神经触梢之前将其阻断。少女向着柚子的方向俯下前驱,任凭着海蓝发梢使空气的余温碎裂。“想要被她承认”“相互触碰”“相拥”“亲吻”。

 

强烈的感情在此时迸发,湮灭过她瞳孔中仅存的光芒。“柚子….”最想说出的话语在不经意见从唇缝间滑落。本应安静接受这份感情的另一个她却因这句话决定蘇醒。

 

从面颊上传来的的温热触感,一下子将赛瑞娜从失神的状态中拉回现实。少女能清晰的感觉到,覆盖着她下颚的手开始移动,在摩挲过皮肤后将她的双唇暴露于两指之间所夹的空气中。紧接而来的是按住自己后脑的右手,及铺面而来的,只属于柚子的独有香气。

 

只是像蜻蜓点水一般的吻。没有唇齿间的交合也没有溢出的白丝与喘息。而赛瑞娜真切的感受到了,方才的一霎从唇上传来的热量与触感。但就算是这样,赛瑞娜看着面前主动吻上来的,眨着澄明双眸的柚子,还是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几乎是瞬间,赛瑞娜才从那双充斥着满足与笑意的眼神中回过神。惊讶与羞涩代替了方才的不解。她用双手捂住嘴唇,以及渐渐涨红的面颊,并向后用力挣脱出柚子环抱着她的双臂。踉跄着后退几步才站稳。

 

“柚子?!你?!什么时候?!干什么?!”一连串抛弃主谓宾的疑问句向柚子抛来。

柚子先是被赛瑞娜猛地推开自己感到些许惊讶,但看到对方几乎变成蚊香的双眼和涨红的面颊时,在听到对方毫无伦茨的话语后。她不禁感到满满的愉悦,或者说是得意。“原来,在害羞啊。”柚子在心中默念。嘴边不禁上扬出明显的弧度,却浑然不知自己现在的表情充满了在赛瑞娜眼中的戏谑,或者说是宠溺。

 

对面的赛瑞娜在与这双笑意满载的眸子对视之间,一股被玩弄了的不甘与愤怒占据了理智。少女的肌肤完整的裸露在空气中,臂膀上下挥动着打破了空气原有的排布,葱指也因高度紧张的情绪而略微弯曲的指向对面的粉发女孩。流莹在指梢上淌动,跌落到足下所踏的白瓷砖面。

 

“佟柚子!”“到!”与紧张到发颤的声音截然相反,只属于柚子的清亮音色从空中溢出。单单的一个音节,就足以听出声源的喜悦程度。

 

但赛瑞娜连一点去洞察对方心理的功夫都没有。“你你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柚子歪了歪头,眨巴着双眼,简直像是纯洁无害的小羔羊。“是啊。”“那..那为什么.”赛瑞娜将指着柚子的食指放下,十指屈曲为拳紧扣在各自的手心中,双臂竖直地压在身侧,手部也因高涨的情绪而微微翘起。

 

“有什么不好吗?反正你一开始不也是想要问我吗?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一针见血。赛瑞娜也被这直白的言语戳中了心中真正的想法,不甘,羞涩与惊讶融合在她抬起并渐渐缩小的瞳孔中。写满了吃惊的面容也使她的嘴唇微微张开,睁大着眼睛看着对面的柚子。

 

几乎是瞬间,她明白了对方话语中的意味,反射性的低下头,注视着脚尖所指的地面,任由泪水在眼眶中攒聚。“你是在..玩弄我..”“才不是!”先发话的少女的声线因高涨的情绪而抬高,此时眼眶中充盈满着羞耻与不甘的泪水。但在她用着几乎是嘶吼的音调吐出最后一个音节前,来自于她相对方向的低吼声将其打断。

 

气氛骤然变更,赛瑞娜也因这回答所含有的感情惊吓,并抬起头,泪水随着发带的摇动也溢出几分。目光聚集在面前的少女,她早已一改十几秒前的戏谑笑容。取而代之的是非常严肃认真的神色。柚子就用着这种目光直视着赛瑞娜的双眼。但在四目交汇的一霎,赛瑞娜却下意识的躲避着对方的目光,因为不知从何而来的心虚。

 

但是柚子的主场到了。她紧紧盯着赛瑞娜不知改看向何处而左右窜动的眸子,同时一步一步落实的走向对方。而对方却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惊的无法判断,仿佛在她面前的不是平常那个可爱的柚子而是大魔王,从而下意识的就想转身跑。

 

但是在她动身的一步前,柚子率先抛出了爆炸性的发言。“我从一开始。”柚子开口,赛瑞娜也只好看向柚子,“我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玩弄你的意思!”余音在空荡的教室中回荡,只剩下两人的心跳与呼吸声。

 

 

 几乎是嘶吼出的话语,让赛瑞娜停止了想要逃跑的步伐,转而用愕然的眼睛望向柚子。而在她反应过来之前,柚子率先一步直接抱了上来。她将额头靠在对方的肩上,双臂禁锢着怀中的人儿。

 

柚子温和如毒药般的嗓音发话“不如说…我真的..非常高兴。”有些哽咽。她起头,转而与赛瑞娜的额头相抵,并撒娇似的蹭了几下。随后注视着对方的眸子,“很高兴,我最喜欢的你,会不愿意叫醒我,会对着我微笑,会想要亲吻我。”

 

直球!佟柚子选手打出了一记直球!!!

 

赛瑞娜感到的是面部不断攀升的温度与从额头传来的吻,紧接着是对方充盈着感情的拥抱。几乎快把自己勒的喘不过气的那种。

 

柚子等了一小会,却发觉怀中的人儿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便松开环抱着她的双臂,才发现对方的面颊已经红成了柿饼,也不敢与自己对视,吱吱唔唔的连一句完整的话语都表达不清,或者是能从断断续续的音节中拼出“八嘎”这两个音节。

 

柚子拍了拍赛瑞娜的面颊,嘴角也上勾出一个明显的弧度。随后有些无奈的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突如其来的是从手部传来的触感与拉力,迫使她转身去看向来源。“你..你要去哪”赛瑞娜抬起泛红的眼眸,声音依然有些发颤。“去拿吃的啦”对方的回复倒是非常的爽快。

 

而柚子却发现对方没有松手的打算,从而用略带疑惑的目光看向赛瑞娜。对方也因这目光促使自己下决心“那个..柚子..”“嗯?”“我也!我也最喜欢你了柚子!”仿佛是用尽全身力气才说出这句话的她,所获得的是另一个她满满爱意的笑容和无言的拥抱。

 

 

 

教室门口

北斗:“卧槽这把妹技能,不愧是男主角柚子。”

刃:“当时对待真澄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啊…”

北斗:“这就是NTR-V这部剧的名字由来吧。

刃:“你说的如此有道理。”

 

 

终于..弄完了….卧槽为什么这么累我就想卖一下双柚安利啊为什么写出了这么多【在我眼中】!!!这和说好的不一样…